<form id="dxbjd"></form>
<address id="dxbjd"></address>

      <form id="dxbjd"></form>

      <em id="dxbjd"><address id="dxbjd"><listing id="dxbjd"></listing></address></em>
        <span id="dxbjd"><nobr id="dxbjd"><progress id="dxbjd"></progress></nobr></span>

        想到后天,才能過好明天

        段永朝 原創 | 2022-03-31 13:31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從工業時代到數字時代,發生了什么變化?

        數字時代,我們如何把握好明天?

        {2021年12月21日,由華章出版社、南京大學商學院等共同舉辦的“德魯克紀念論壇”}

        大家都知道德魯克是被譽為“大師中的大師”,華章出版社過去幾年來通過艱苦的努力終于出版了全套的彼得·德魯克全集。那什么是經典呢?就是跨越時代有超長的魅力。很多經典,包括德魯克在內,的確是常讀常新的。

        今天我們就從德魯克的《已經發生的未來》,看一看為什么德魯克的著作常讀常新。

        德魯克的《已經發生的未來》出版于1957年。1957年,在互聯網的發展史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年份,這一年蘇聯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當時《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中是這樣描述的:

        美國舉國上下非常震驚。短短的四個月以后,美國就成立了兩個機構,一個叫美國航空航天署(NASA),第二個是美國國防部組建高級研究項目局(ARPA),ARPA的項目就是今天互聯網的前身。

        1995年德魯克這本書再版的時候,德魯克自己寫了一個前言。在前言里,他對早年出版這本著作做了一個評價,他認為只能達到A-。為什么這么說呢?

        德魯克講,在這本書里面預測到的很多未來已經發生,但是1957年出版的這本書漏算了一件事情,就是信息革命。但是其實真正重讀這本書之后,我們覺得這一點漏算瑕不掩瑜,因為德魯克這本書里邊提到了一個重要的思想,就是“世界觀的變革”。在今天越發顯現它的重要性。

        像所有的暢銷書一樣,德魯克在這本書的開篇講了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50年代流行的一部話劇——《天空的兒子》。

        這部話劇主要講的是一個真實的案例。在上世紀20年代,美國田納西州通過了一部法律,這部法律禁止教師在課堂上講授達爾文的《進化論》,所以在當年出現這樣一個判例,有位鄉村教師在法庭上被判以有罪,罪名就是他在課堂上為學生講授達爾文的《進化論》。

        這個話劇在50年代上演之后,引起了很大的爭論,特別是年輕人和他們父輩之間的爭論。年輕人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在他的父輩那里,甚至更早的時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事情,科學和宗教之間水火不容。

        德魯克用這個故事想談一種脫節的世界觀。也就是說,在50年代年輕人眼里,父輩所信守舊的世界觀已經跟不上時代,在這個聚變的時代,一種新的世界觀悄然而生。

        一、新世界觀,到底有什么變化呢?

        我們先看看德魯克講的父輩乃至幾百年前舊的世界觀是什么樣子。對西方而言,笛卡爾是西方思想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個人物,他是一個法國哲學家,也是數學家。

        很多人都通過高中的解析幾何認識了笛卡爾,笛卡爾創造性的把代數和幾何放在一起,創立了解析幾何,也就是直角坐標系。

        從哲學上來看,他有一句話流傳于世,就是“我思故我在”。笛卡爾的哲學觀就是把世界分成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兩部分。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這樣的兩分法背后實際上蘊含著一個假設,這個假設就是主體通過測量來認識客觀世界。

        所以在笛卡爾之后的17世紀、18世紀乃至19世紀,這三百年間,測量這個動作伴隨著工業革命的興起,可以說在工業革命高歌猛進的過程中,測量無所不在。

        比方說人們測量溫度、壓力,測量真空度,測量電流、電壓,所有這些測量都是進一步地進行機械制造,電動機、發動機的發明,輸電線路的鋪設等工業技術的基礎?梢哉f沒有測量就沒有現代工業革命。

        那么在這種基于測量的舊的世界和舊的世界觀之下,德魯克眼里面的新世界觀又是什么呢?

        書里面主要把它概括成三條:

        第一條是從原因到形態。

        從原因到形態,說的就是我們需要告別確定性的世界觀。上溯到2000年前古希臘的哲學家那里,我們可以看到,西方人一直在追求一種確定性的世界觀,也就是說相信這個世界最后有終極答案,相信這個世界可以用簡明的、漂亮的牛頓定律來描述。

        但是在上世紀中葉之后情況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工業社會逐漸進入了繁榮的境地,商品琳瑯滿目,整個社會進入到了消費社會,很多時尚涌現出來,藝術也從確定性的描繪客觀世界這種寫實主義走向了五彩斑斕的創造世界的印象主義或者立體主義。那么追求各種各樣的形態變成了這個世界的主流。

        第二條是目的化的世界。

        “目的”這個詞可以上溯到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亞里士多德講這個世界有四大要素:形式、質料、動力、目的。“目的”就是這個世界的走向。

        我們可以說西方人在上個世紀50年代之后逐漸重新發現世界走向的重要性,認為人通過自己的發現和探索、創造和創新,能夠駕馭和把握這個世界的方向。

        第三條是過程哲學。

        過程哲學就是跟一種本體論的基要主義的哲學觀相對立的,它強調創造的過程、發現的過程和演化的過程。

        我們今天翻過頭去看60多年前德魯克心中新的自然觀,其實他表達了一種整體主義的自然觀、有機主義的自然觀和一種和諧的自然觀。

        那么在60多年之后,今天我們已經完全沉浸在一種由數字技術或者高科技包裹下的發展狀態,比方說三年前谷歌公司的AIphaGo讓全世界人民都領略了人工智能在圍棋領域戰勝人類帶來的震撼。

        再比方說,三年前有一個人工制造的機器人叫索菲亞,在沙特阿拉伯獲得了公民的身份。

        去年有一個叫做基因剪刀的技術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還有谷歌推出所謂的“量子霸權”,也就是說通過量子計算的技術可以實現驚人的計算的爆炸。

        還有我們這幾個月來,大家討論熱度不減的“元宇宙”的概念。

        二、從工業時代的測量,到數字時代的感知

        那么我們需要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如果套用德魯克的世界觀的轉變,那么我們當今世界正在面臨一個什么樣的深刻變化?

        我把它總結成這么一句話,叫“從測量到感知”,如果說測量是工業時代的基本特征的話,那么感知就是數字時代的基本特征,這里不是說測量不再重要了,而是說測量隱藏起來了。

        下面我想舉兩個例子,大家來看一看感知的重要性,比方我們經?吹降馁徫镄∑,購物小票上面有很多數據,包括你買了什么東西,價格、數量、折扣等等,還包括你的交易時間、交易場所等等。

        這些數據大家已經司空見慣、習以為常,但是我想問的是,這個數據是什么數據呢?

        這個數據是典型的工業時代的數據,換句話說,這個數據是典型的測量之后的結果。那么我們進一步問,這些數據拿來有什么用呢?

        其實對于消費者來講,這些數據一旦產生出來,這些數據就已經死亡了。消費者拿著這個小票,恐怕作用無非就是來核對一下是不是有誤,或者說記一個手賬,就這么簡單。

        那對于商家來說,擁有這些數據之后,你或許可以通過數據挖掘去分析這周或者這個月哪些貨品交易額是多少,預測下個月應該增加哪些品類或者補貨。但是不管怎么講,這些數據都是死數據。

        工業時代測量的數據背后是死數據,這一點是非常有啟發的。為什么說呢?這些數據當它生產出來之后,它就脫離了場景。

        也就是說,每一個數據背后所代表的那筆交易的交易物品以及交易雙方都已經被剝離了交易行為,變成了死數據。

        第二個例子我們看健康計步。

        健康計步在十年前通過手環普及起來,現在我們通過電子手表、手環或者手機都可以在你跑步、爬樓的時候來測量你的運動量,但是這個測量跟剛才的購物小票可以說有天壤之別。

        首先這個測量無所不在、無處不在,F在越來越精巧,智能計步器可以非常靈敏、隨時隨地測量你的運動量。

        那么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進一步來想像,如果隨著測量技術的進一步發展,健康計步跟你的飲食、作息等更多生理數據關聯,它就可以非常好地實時反映你的體能狀況,甚至健康狀況。

        這些數據如果說以大數據的方式匯聚起來,可能就可以反映不同的年齡階層,不同生活區域,不同飲食習慣,不同健康運動習慣的人跟他的健康狀況之間的某種關聯。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雖然健康計步也是基于測量,但是這時候測量變得越來越不可見,換句話說,你感受不到測量的存在。

        這就是新時代數據帶給我們的一個新問題,也就是說測量數據更多的是把數據從場景中剝離出來,但是感知數據又把數據放回到場景中去。

        那么這種變化需要進一步的思考,過去我們經常講測量是為了更好地管理、更好地運營、更好地預測、更好地決策。

        過去我們普遍認為測量最后的結果都是給人看的,我們通過大量的測量、計算、分析,可以給出一些選擇的節點或者說決策的方案,提供人來進行決策參考。

        但是在今天大數據的時代,特別是大數據凝聚了人工智能、區塊鏈這些聚合技術之后,測量的目的依然僅僅是給人看的,這個問題恐怕就要深入思考。

        三、數字支付的魅力:支付與結算并發

        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邊,很多企業、很多政府職能部門都有一些大型的圖表、大顯示屏,在這個顯示屏上有大量五顏六色的數據在那里跳動,可是我們想問,這個數據檢測屏或者數據駕駛艙是給人用的嗎,或者它的主要目的是給人用的嗎?

        為什么我們要提這個問題呢,其實就是智能技術的崛起帶來一種新的可能,我們需要想象的是,將來面對這樣的顯示屏和駕駛艙,其實真正的使用者并不是人,而是機器人,也就是說我們將來可能面臨一個非常重要的命題:人和智能機器之間如何實現再分工,而這個再分工的基礎就是如何把一部分或者相當一部分過去屬于人來做的工作交給機器來做。

        那么這種人機再分工其實在今天的生產環境中已經發生,典型的就是無人駕駛。駕駛員作為駕駛的人工部分已經從駕駛席上挪開了。

        那么還有很多的機器人的無人工廠,或者說無人農場,在這種情形下我們發現生產領域里邊發生的人機再分工是非常深刻的一次革命。

        舉一個例子,央行的數字人民幣在支付領域里面將會帶來對數據感知的一種重大的變化。

        現在很多超市、商場里面都有數字人民幣的支付二維碼,也就是說你可以繼續保持過去的支付習慣,用掃碼的方式來支付,只不過今天我們掃碼支付的是數字人民幣。

        數字人民幣最重要的是這樣一個概念——“支付即結算”。這個概念就是說支付和結算是同步完成的,這一點意義非常重大。

        過去我們支付結算是分步走的,不管你是現金、支票或者刷卡轉賬,對于消費端來講,可能你交完錢之后,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交易行為就算完成。

        但是從財務結算的角度來看,結算的鏈條并沒有完全走完,而使用數字人民幣就可以瞬時完成支付動作和結算動作的疊加。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變化。

        我們舉一個現實的例子來看這個變化影響有多大,理解一下支付即結算或者說支付和結算之間并發疊加的意義所在。

        這個場景是我們經常見到的,就是喝啤酒,比方這瓶啤酒十塊錢,我們用手機掃碼十塊錢給小老板,那么這個小老板三個月以后跟他的批發商結一次賬,批發商半年以后跟啤酒廠結一次賬。

        這里邊有兩個重要的特點,第一個特點,資金流的方向是逆向到達上游的生產商,這是逆向運動。第二個特點是滯后,就是批發商、啤酒廠收款的時間,滯后于十塊錢支付的那個時刻。

        大家會覺得這在傳統的消費場景下是司空見慣的,可是當我們使用了電子支付方式之后,當我們使用了更多的電子技術手段來改變這種支付過程的時候,那么這個支付邏輯就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這個變化在哪里呢?假設現在使用數字人民幣、區塊鏈、智能科技來解決支付問題,這瓶啤酒還是十塊錢,還是掃碼支付,可是大家要注意,當掃碼那一刻,這十塊錢并不是到零售商小老板的口袋里,而是十塊錢瞬間分解成一百個支付項。

        比方說瓶子蓋兩毛錢,這兩毛錢就直接到瓶子蓋的生產廠;啤酒瓶五毛錢,就直接到啤酒瓶的生產廠;瓶子上面印刷的商標三毛五,那么就直接到印刷廠的地方;商標的設計者可以從這瓶啤酒中提取兩分錢,那么他就可以直接收到這兩分錢;再比方說這瓶啤酒分攤的電費兩厘錢,就可以電廠立刻收到這兩厘錢……

        好了,也就是說這一瓶啤酒中的物料成本和它所需要分攤的費用以及這瓶啤酒中所有您接到的物化的勞動都可以直接抵達它的末梢節點,這個就是數字支付真正的魅力所在。

        傳統的數字支付只是提高了支付效率,但是并沒有根本性的改變支付邏輯,那么在數字貨幣之后,支付邏輯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在這種情形下,其實我們回想一下馬克思在《資本論》里面就談到,商品中凝結的物化勞動它已經是固化成型的,只不過在傳統的交易分配的手段中沒有辦法進行財富的重新分配。

        在傳統社會中,財富的分配必須通過工資、稅收、慈善公益這三次分配進行調節。換句話說,你這個月拿到的工資,其實是你上個月勞動的一個考核結果,并不代表你這個月勞動的結果由產品變現為商品實現了它的價值。

        這個在傳統的工業社會中是難以想象,無法完成的一個任務,可是今天我們用數字技術已經展現了讓生產、消費和財富的分配可以同時疊加、并發的可能。

        四、小結

        說到這里,我就想回到我們今天的主題——“新的世界觀”。

        德魯克早年所想象的社會,他用了一個詞匯叫“后工業時代”,或者叫“后現代的世界”,可以說“后現代”這個詞是德魯克發明的。

        所謂“后現代”或者 “后工業”不只是在時間順序上是在工業革命之后相繼產生的一個過程。在德魯克這本著作中,他更重要的是說世界觀的變化?梢哉f60多年之后,我們才感受到了德魯克所說的“世界觀變化”的巨大魅力。

        用馬克思的話說“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云散了”,這是馬克思《共產黨宣言》里面的一句話。

        也就是說,我們認為生產技術的變革其實最終會帶來世界底層邏輯的變化,會帶來世界體系秩序的變化,所有過去我們認為顛撲不破的東西都隨著歷史的演進出現了轉化和演進的過程。

        那么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打開思想去想象后天,因為我們只有想象后天才能夠創造美好的明天。

        假如我們沒有能力想象后天,那么當后天降臨,我們恐怕就只能生活在別人定義好的后天之下。更重要的是,我們會喪失對后天建構的能力,我們也不知道明天應該為后天做什么準備。

        好,我的發言就到這里,謝謝大家。

        個人簡介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狍与人牲交,韩国日本香港毛片免费,bt天堂在线www最新版资源

        <form id="dxbjd"></form>
        <address id="dxbjd"></address>

            <form id="dxbjd"></form>

            <em id="dxbjd"><address id="dxbjd"><listing id="dxbjd"></listing></address></em>
              <span id="dxbjd"><nobr id="dxbjd"><progress id="dxbjd"></progress></nobr></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