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dxbjd"></form>
<address id="dxbjd"></address>

      <form id="dxbjd"></form>

      <em id="dxbjd"><address id="dxbjd"><listing id="dxbjd"></listing></address></em>
        <span id="dxbjd"><nobr id="dxbjd"><progress id="dxbjd"></progress></nobr></span>

        現實主義是西方國際關系理論

        王義桅 原創 | 2022-03-03 12:4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原標題:現實主義是西方基督教世界的理論

        《大國政治的悲劇》 譯序

         

           王義桅,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教授

          國際關系理論是西方理論,因為國際關系的概念、體系、邏輯都源于西方,反映西方思維,這一點本毋庸置疑?墒蔷唧w分析起來,人們往往忘記了這一點,甚至產生國際關系理論“源于西方而屬于世界”的錯誤認識,潛意識中認為西方“發現”了國際關系理論,理論的解釋、運用則超越西方,具有普世性。這反映出中國人對理論的渴望——傳統中國文化不善于產生西方那樣的理論,對中國特色理論的向往,更重要的是對西方、對現代性的迷信。

          對國際關系理論最原始、最經典的現實主義理論分析表明,西方并非發現而是發明了現實主義理論,并在西方遭遇非西方世界沖擊時產生出自由制度主義、建構主義等流派,然而本質上我們仍然生活在西方世界或西方化世界,故種種關于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的爭論都是西方基督教世界內部的分歧。

          一些人以烏克蘭危機進一步證實現實世界仍然是現實主義世界,其實應補充一句:這仍然是西方基督教內部世界,因為俄羅斯的東正教也是基督教的一支(另兩支是天主教、基督新教),俄歐(美)矛盾仍然是西方基督教世界內部矛盾。美國試圖通過烏克蘭政變消除俄羅斯從文明道統上挑戰基督教文明的合法性及俄羅斯復興的可能性。俄羅斯自稱“第三羅馬帝國”,篤信東正教,不受教皇管制,有自己獨立而分散的教派體系。俄羅斯的歷史和宗教發端于“基輔羅斯”。沒有作為俄羅斯文明發源地的烏克蘭,俄羅斯在文明道統上便無法挑戰西方。蘇聯解體以后,美國不斷擠壓俄羅斯復興空間。烏克蘭是“俄羅斯帝國的鑰匙”,也是華盛頓“策反”烏克蘭的主要動機。美國外交戰略家布熱津斯基曾一針見血地指出烏克蘭對俄羅斯的地緣政治意義:“失去了烏克蘭,俄羅斯將不再是個帝國;有了聽從使喚且服從(俄國)意志的烏克蘭,俄羅斯自動成為帝國。”1美國通過烏克蘭內部變更政權,試圖趕走俄羅斯黑海艦隊,使之在克里米亞無法立足,砍斷俄羅斯借此影響中東事務的地緣—軍事途徑,導致俄羅斯策動克里米亞公投入俄及東烏克蘭脫烏運動,演變為烏克蘭危機。

          西方輿論所謂中俄伊(朗)聯盟挑戰西方霸權的說法,再次證實了現實主義理論乃基督教世界理論的看法。西方擔心來自非基督教文明的挑戰,并將世界的現實主義性回歸怪罪于它們,言下之意就是“我們超越了現實主義邏輯,你們將世界帶回到現實主義”。其實,是世界的現實主義性在回歸,并非什么現實主義理論回歸。全球金融海嘯爆發后,后西方世界崛起的提法一度甚囂塵上,現在西方輿論又在炒作世界回歸現實主義,其實都是表明世界不再是西方世界內的循環,西方理論作為地方性理論的本質日益明顯。2

          中國學界對現實主義理論的探討并未跳出西方的邏輯,認清其本質,F實主義理論不是被證實或證偽的,它只能被超越。中國能否和平崛起,便是這種超越的集中詰問。

         

          國際關系理論的西方性

          國際關系理論的西方性,在最原始、最經典而流行最廣的現實主義理論身上得到最鮮明的體現,集中在以下方面。

          思維起點:神性—人性—國家性

          現代西方國際關系起源于民族國家( nation-state)概念的誕生,也就是先有“國”再有“際”。三十年戰爭(1618—1648)

          后所誕生的威斯特伐利亞體系,確立了民族國家、主權、外交、國際法等基本概念,使得國際關系概念產生于歐洲,并傳播至亞洲、非洲、美洲等地。

          葡萄牙是西方第一個民族國家,最早實現王權—教權分離——把愷撒的給愷撒,把上帝的給上帝,此后便邁入對外擴張的征程?梢哉f,國際關系是西方基督教內部關系,在“均勢—打破均勢—均勢”間維持動態平衡,但其背景則是基督教的向外擴張。因此,盡管歐洲之外的地區也存在勢力均衡現象,但并非近代歐洲的均勢;產生于歐洲的均勢論,也就不適用于其他地區。

          文藝復興、啟蒙運動推動人性從神性中解放出來,三十年戰爭又將國家性予以釋放,誕生現代國際關系理念。這就是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的思維起點:人性本惡,故權力本惡;國內是三權分立、權力制衡,國際是民族國家林立,勢力均衡。人是自私的、理性的,故國家是利己的、理性的。人的欲望是無窮的,國家對權力、利益、安全的追求也是無止境的,導致權力、利益、安全的稀缺性。人性的張揚導致國家性張揚,西方基督教內部是血腥拼殺,對外則是野蠻擴張、掠奪、殖民。這就產生出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基本邏輯:以權力追求安全,以實力爭取利益。

          思維方式:國內—國際二分法

          為了表明人性張揚導致的國家性張揚合法性,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杜撰出一個先驗論——無政府狀態(anarchy),以便將國際政治與國內政治區別開來——其本質是國際關系缺乏像國內那樣的中央政府權威,并非真正的無政府(chaos)或無序(disorder)。望文生義的翻譯常常導致對西方理論的誤解。其實國際關系中仍

          然是有法則的,古典現實主義推崇實力均衡法則就是對自然界平衡法則的延伸。因此,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描述的國際社會并非無法無天,現實主義各流派對國際法、國際道德、國際規范也是承認和尊重的,只是從根本上不相信它們能維護安全、保護利益而已——權力才是根本的。假定 “無政府狀態”是為了引進“自助體系”( self-help )概念。 民族國家的結盟(alliance)、跟著強者走(bandwagon)、均勢(balance of power)等邏輯就是在“天助自助之人”的信念下展開的。這種假說在柏拉圖的“原初狀態”、羅爾斯的“無知之幕”假說中一再得以體現,是非;浇淌降乃季S方式。

          現實主義的挑戰者——制度主義、建構主義等其他國際關系理論流派——在修正“無政府狀態”假定和“國內—國際”二分法,然而本質上并未動搖其邏輯,而是國際關系不完全是西方基督教世界內部關系的折射及西方無法主導世界的反映,但畢竟國際社會迄今未走出西方世界或西方化世界的影子。因此,現實主義仍然是最有說服力的,在中國也是信徒云集。

          思維過程:原罪論導致宿命論

          現實主義理論反對線性進化論思維,認為世界歷史走不出某種循環,頗具宿命論色彩,更證實了基督教的原罪假定。

          如前所述,人性本惡的原罪假定,導致國家權力本性與國際社會無政府狀態的假定。人與人如狼、國與國如獅的霍布斯狀態,使得戰爭成為國際關系的常態。盡管按照米爾斯海默的分類,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有所謂人性現實主義、防御性現實主義、進攻性現實主義理論流派,但其共同屬性仍為宿命論,只是應對宿命論的方法不一。米爾斯海默的進攻性現實主義便公開宣稱,中美沖突不可避免。

          思維結果:你是現實主義的,我是自由主義的

          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是西方發明的,理論來源于西方,卻是為別人發明的。米爾斯海默在《大國政治的悲劇》中對此做了很好的闡述。他寫道:“(美國人)認定美國是世界政治中的慈善力量,而把美國現實或潛在的敵人看成誤入歧途或胸懷惡意的麻煩制造者。”3

          歐洲的情形更進一步,篤信線性進化論,以后現代—現代—后現代眼光看世界,覺得其他國家尚生活在自己的歷史中,還在玩現實主義那套,而自己則要去規范它們。因此,在歐美學界產生“中國只懂現實主義邏輯”那種鄙視性認識。一些中國學者也因此盼望中國盡快以康德、洛克而非霍布斯思維看待世界,似乎在力爭上游。

          自美國崛起為西方首強,國際關系的西方性就呈現出鮮明的美國性。美國的國際關系理論家以理論性替代理論,正如以普世性裝扮普世價值一樣,試圖主導國際話語權。這一點,在米爾斯海默的進攻性現實主義理論中表現得尤為明顯。米爾斯海默以美國基督教強烈的天定命運觀——開始是開發西部,后來是讓其他國家人民皈依美國基督教——直接奠定了進攻性現實主義的邏輯基礎,即最大權力才能獲得最大安全,而最大權力不可企及。米爾斯海默說的是海洋的阻遏作用使全球霸權不可能——其實是國家非上帝,不可能獲得最大權力——因而不可能獲得最大安全,故此產生大國政治的悲劇。

          超越西方:國際關系的理論性

          有人提出古印度、古代中國也涌現了眾多的現實主義理論家,現實主義理論怎么只是基督教世界內部理論呢?其實,英國學派代表赫德利·布爾和一些華裔美國學者挖掘古印度、古代中國的現實主義理論思想,只不過是自我實現的預言,是為了證實西方理論乃普世理論而已。

          就拿現實主義最經典的理論——均勢論來說,不同歷史文化背景下都有均勢術,而無西方均勢論。古印度孔雀王朝時期(公元前321—184年)奠基者月護王的顧問考底利耶(Kautilya)在其經典著作《政事論》(亦譯作《實利論》)(Artha-sastra)中即提出了兩大政治現實主義原理或策略,即弱肉強食或曰大魚吃小魚(law of the fish)及遠交近攻。4在古代中國,戰國時期的“合縱連橫”和三國時期蜀漢聯吳抗魏都是均勢術的極好演繹。古人云:天下之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句話極好地揭示了均勢律的真諦,也蘊含了豐富的東方智慧,如孔子的“中庸之道”、老子的“無為而治”。但是,由于東亞以朝貢體制為主要特征的國際體系與西方民族國家體系存在本質的不同,均勢術上亦有很大差異。故而人們傾向于認為均勢有其特定的條件與環境,主要是近代歐洲大國的游戲。在古代中國,戰國時期、三國時期,甚至清末民初的軍閥體系比較接近于近代歐洲國家體系,故有均勢術之運用。但是,由于無主權觀念,甚至無國家概念,因而與歐洲均勢有所不同,主要是一種軍事均勢,而且充其量也只是天子精神制約下的諸侯游戲,天下歸一的概念和歐洲封建林立的秩序根本不同,更不用說東方的國家概念與近代歐洲的民族國家概念也不是一回事兒。5

          梁鶴年先生在《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一書中指出,“洋為中用”之前,先得搞清楚“洋為洋用”是怎么一回事。6基督信仰與希臘理性的結合,也是西方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的文化基因。因此,要超越國際關系理論的西方性,必須首先明白國際關系何以為理論。

          筆者曾提出“國際關系的理論性”命題,認為,國際關系理論作為一門學科已經到了追本溯源、反思其主體性的時候了。從回答“國有際嗎”、“國際有關系嗎”、“國際關系有理論嗎”這三個基本問題入手,反思了國際關系理論的自身維度問題(即國際關系的理論性),探討了國際關系理論的先天不足與終極趨向。7

          的確,國際關系的提法是值得推敲的,何謂國,何謂際?西方基督教語境下的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其實是 interstate relations ( “ 失敗國家 ” 就稱為 “failed state”而非“failed nation”)。換言之,國際關系并未涉及國民關系層面——近年來公共外交大行其道就是為了彌補這一遺憾吧。Nationstate在日文里翻譯為“國民國家”,的確更貼切。此外,“際”是否為“inter”,而不是“intra-national”、“trans-national”或“super-national”relations呢?

          作為世俗文明的中國不會產生西方那樣的國際關系理論,這就不足為怪了。8所謂中國特色國際關系理論,只是模糊認識;本質上,在中國,國際關系的理論性,是需要重新思考的問題。不以 national-sate為基本單元探討國際關系理論,這就有待后西方世界的真正來臨。

          現實主義何以回歸現實世界

          人的認識往往滯后于時代變遷,國際法則也往往滯后于權力結構的變化。我們仍然生活在西方化世界,故此現實主義大行其道不足為奇。所謂西方化世界,是指其他地方仍然依照西方法則、在西方影響下行事。比如東亞,傳統體系是以中國為中心的垂直“天下”體系,近代以來西方傳入以主權國家為核心的橫向威斯特伐利亞體系,造成東亞紛爭不止。要讓亞洲成為亞洲,這是亞洲遠離西方現實主義的前提基礎,而非美國人所擔心的“門羅主義”。

          打破西方話語霸權、引領后西方世界來臨的希望集中在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國家崛起身上,關鍵的問題是“中國能否和平崛起”!洞髧蔚谋瘎 沸抻啺鎸⒌谑赂膶憺“中國能和平崛起嗎”,是將中國能否和平崛起作為進攻性現實主義理論的最終檢驗。他就中國崛起后亞洲出現戰事的必然性做出了論述:“簡而言之,我的看法是如果中國在經濟上繼續增長下去,它會希望像美國統治西半球那樣統治亞洲。而美國會百般阻撓中國實現這種區域霸權。北京的多數鄰國,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韓國、俄羅斯和越南,都會和美國聯手來遏制中國的勢力。這樣一來就會有一場激烈的安全競賽,戰爭的可能性相當大。”《紐約時報》的評論附和說,這是21世紀的核心戰略問題:“在歷史中,我們很少看到權力從一個霸主轉向另一個霸主的過程是和平的。”9且不說俄羅斯聯手美國來遏制中國的情形

          與當今世界事實多么相悖,就說中國統治亞洲的想象多么不靠譜。習近平主席在上海亞信峰會上指出:“任何國家都不應該謀求壟斷地區安全事務,侵害其他國家正當權益。”10

          其實,不是中國能否和平崛起的問題,而是西方(主要是美國)能否接受中國和平崛起的問題,或西方基督教世界能否接受世俗文明崛起的問題。美國的天定命運觀與例外論在這個問題上是自相矛盾的。美國政府領導人口口聲聲說歡迎中國的和平崛起,但當中國真正和平崛起為像美國那樣的國家時,美國無論如何是無法接受的。正如奧巴馬總統2010年4月15日在接受澳大利亞電視臺采訪時所言:“如果超過十億的中國居民也像澳大利亞人、美國人現在這樣生活,那么我們所有人都將陷入十分悲慘的境地,因為那是這個星球所無法承受的。所以中國領導人會理解,他們不得不做出決定去采取一個新的、更可持續的模式,使得他們在追求他們想要的經濟增長的同時,能應對經濟發展給環境帶來的挑戰。”11

          現實主義的源于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內部循環,止于多元世界的來臨,F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的命運是與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命運密切聯系在一起的。隨著西方基督教世界不再成為主導,現實主義也就如決斗一樣過時,像青銅器、紡織機一樣要放在歷史的博物館了。

          說中國能否和平崛起在證實或證偽現實主義理論,那是太抬舉現實主義理論了。中國崛起,推動世界回歸正常的多樣性狀態,超越了西方理論,特別是現實主義理論。因此,無論是美國華裔學者許田波、王元綱,還是一些中國學者,以中國的歷史來驗證西方現實主義理論(往往是“自我實現的預言”)或提出中國的古代現實主義理論,要么削足適履,要么淪為與西方一般見識,忽視中國并不只是國家,而是有別于西方基督教世界的獨立文明體系。

          2014年5月22日 于中國人民大學靜園

        ***  注釋

          1.參見[美]茲比格紐·布熱津斯基:《大棋局》,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譯,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2.王義桅:《超越國際關系:國際關系理論的文化解讀》,世界知識出版社2007年版,序,第7頁。

          3.[美]米爾斯海默:《大國政治的悲劇》,王義桅、唐小松譯,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9頁。

          4 . The Encyclopedia Americana, International Edition (Danbury, Connecticut: Crolier Incorporated, 1997), Vol.2 p.397; vol. 16, p.336.

          5.參見王義桅:《超越均勢:全球治理與大國合作》,上海三聯書店2008年版,第三章。

          6.[加]梁鶴年:《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4年版,序。

          7.王義桅:《國際關系的理論性》,載《世界經濟與政治》2007年第4期。

          8.詳見王義桅、韓雪晴:《國際關系理論的中國夢》,載《世界經濟與政治》2013年第8期。

          9.[美]羅杰·科恩:《中國把“門羅主義”用到亞洲》,《紐約時報》中文網,2014年5月10日。

          10.習近平:《積極樹立亞洲安全觀共創安全合作新局面——在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的講話》,2014年5月21日,上海。

          11 . Interview with Barack Obama, 15 Apr 2010. http://www.news.com.au/national/president-barack-obama-says-prime-minister-kevin-rudd-is-smart-hum-ble/story-e6frfkvr-1225854306896

        個人簡介
        王義桅,江西瑞昌人。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歐盟研究中心主任,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兼任中聯部當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察哈爾學會、春…
        每日關注 更多
        王義桅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狍与人牲交,韩国日本香港毛片免费,bt天堂在线www最新版资源

        <form id="dxbjd"></form>
        <address id="dxbjd"></address>

            <form id="dxbjd"></form>

            <em id="dxbjd"><address id="dxbjd"><listing id="dxbjd"></listing></address></em>
              <span id="dxbjd"><nobr id="dxbjd"><progress id="dxbjd"></progress></nobr></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