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dxbjd"></form>
<address id="dxbjd"></address>

      <form id="dxbjd"></form>

      <em id="dxbjd"><address id="dxbjd"><listing id="dxbjd"></listing></address></em>
        <span id="dxbjd"><nobr id="dxbjd"><progress id="dxbjd"></progress></nobr></span>

        要警惕一個黑天鵝、三個灰犀牛

        李稻葵 原創 | 2021-11-30 18:4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我認為現在世界經濟恐怕有一個‘黑天鵝’、三個‘灰犀牛’。”11月27日,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在第十九屆《財經》年會“《財經》年會2022:預測與戰略”上表示。

          李稻葵指出,一個黑天鵝是疫情,這個疫情真的很難預測、很狡猾,它在不斷的變異,不敢掉以輕心。三個灰犀牛,第一個就是債務衰退。在應對疫情的過程中,全球范圍內整個的國債的水平相對于GDP上升了18%,雖然這個數字不算高,但是它是建立在原來已經很高的基礎上的。所以不管這個疫情會繼續延續還是它走了,這么多的債務以后總是一個麻煩,所以以后的利率水平還會提升。

          第二個灰犀牛是產業鏈的重新布局。疫情緩解以后,發達國家要想方設法讓部分的產業鏈往回搬,進而導致生產成本上升,產生通脹壓力。同時讓許多國家,包括中國經濟在內,肯定會受到負面的沖擊。

          第三個灰犀牛是低碳的灰犀牛。新的替代傳統能源的技術還不成熟,包括儲能技術不成熟,它一定會帶來成本的上升。

          此外,李稻葵認為當今世界的經濟是三個世界——窮國、富國和中國。中國首先高度重視疫情,高度重視未來幾年的經濟工作。具體來說,他提到,一定要想方設法要在處理過去舊的增長模式遺留下的問題的同時,按照新發展理念,要認認真真地想方設法地去打造我們新的增長點,轉變增長方式,貫徹新增長新發展理念。

          第一個增長點,就是中國經濟中10億還沒有邁入中等收入的人口,4億人口已經邁入了中等收入水平,如果能花15年時間把10億人口中的4個億變成中等收入人群的話,那中等收入人群就翻一番,經濟增長很有動力了,雙循環的格局就真正的形成了。關鍵之關鍵一定要調動經濟主體的積極性。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它參與經濟活動的主動性不夠,它對新時代的發展理念理解不夠。第二就是一定要培育新市場,讓市場發揮作用。什么市場呢?低碳市場。讓這么低的碳價格引導低碳的市場是不行的,應在煤、原油,生產這一端收稅,讓市場發揮決定性的作用。

          最后,李稻葵總結道,現在國際形勢不容掉以輕心,一定要警惕一個黑天鵝、三個灰犀牛,國內一定要回到新發展理念,認真學習六中全會的決議,認真學習習近平經濟思想,一定要想方設法調動地方政府的積極性。同時用市場的辦法,用碳稅的辦法而不是碳交易的辦法,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

          以下為部分發言實錄:

          李稻葵:各位來賓大家上午好,非常高興來到美麗的北京副中心通州參加第19屆財經年會,很不容易,非常不容易,此時此刻很多的會議都完全改成了線上的,咱們是線上線下結合,非常不容易,也應該感謝通州!

          剛剛益平老師講的非常好,我接著他的話談一談我對明年以及未來一段時間國際經濟形勢以及國內的經濟應對的想法,我這么總結可能便于大家記憶,我認為現在世界經濟恐怕有一個“黑天鵝”、“三個灰犀牛”,1+3,一個黑天鵝是疫情,這個疫情真的很難預測,很狡猾很狡猾,它在不斷的變異,昨天晚上的消息南非來的還沒有命名的新了疫情它對我們的世界經濟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真的不知道。我透露一點家里的事,我太太是研究生物學的,但是我對生物學是特別不了解的。一般的規律的是在家里面經常跟太太請教問題是最難的,多問兩個問題人家就不耐煩了,“你這個還不懂,真笨”。我今天早上問了幾個問題關于病毒的問題,還是搞不清楚。

          總之一條我作為非科學家,我覺得不明覺厲,這個問題還是很嚴重的,不知道這個南非的變種病毒怎么演變,這個疫情會不會再來一遍,很可能我們會面臨二戰以來最大全世界范圍內的衰退,這就是黑天鵝,真的不知道,不敢掉以輕心。

          三個灰犀牛,第一個就是債務衰退,剛剛益平老師講了,就是在這次應對疫情的過程中和上次08年不太一樣,財政政策各國都用得非常多。財政政策來了以后呢,這邊就發國債,發了很多國債,全球范圍內整個的國債的水平相對于GDP上升了18%,雖然這個數字不算高,但是它是建立在原來已經很高的基礎上的。所以不管這個疫情會繼續延續還是它走了,這么多的債務以后總是一個麻煩,所以以后的利率水平還會提升,另外跟債務有關的,發達國家發了很多債以外,很多百姓獲得了免費的政府的短期給的財政的資金。

          第二個灰犀牛是產業鏈的重新地布局。發達國家已經講了很久很久了,疫情前就講了,說我們不能這樣子,再搞以前的全球化了,我們的產業空心化了,我們要把部分產業搬回到自己的國家,尤其是從中國搬出去。疫情之后這個認識更加強了。很多的經濟學學者原來主張全球經濟一體化,勞動分工,跨境分工,現在開始說:我們一定保證自己產品的自給自足。疫情緩解以后肯定發達國家要想方設法,強迫也好,補貼也好,讓部分的產業鏈往回搬。往回搬對全球經濟是什么含義呢,一定是生產成本上升,因為它是違反的基本的經濟規律的,目前的產業鏈的全球布局是最便宜的,是經過多年的運行優化過的,但是它為了這些國家的經濟安全一定會往回挪,往回挪成本上升,一定是通脹壓力。它同時讓許多國家,包括中國經濟在內,受到負面的沖擊,這是第二個灰犀牛,看得見的,但什么時候來不知道。

          第三個灰犀牛是低碳的灰犀牛。發達國家現在鉚足了勁要減碳,那么發達經濟體對化石能源的依賴程度遠遠低于新興市場國家,它已經過了那個階段了。很多地方確實實現了零排放,最有名的是丹麥哥本哈根有一個小島。游客在島這邊看那個美人魚雕塑,美人魚的背后是那個島,島上有個大煙囪,這個島實現了零排放,大煙囪是燒垃圾發電的。發達國家應對低碳的條件比我們好。因此他們想方設法限制排放,或者加稅或者搞碳交易,這么一弄整個化石能源的價格會上升,通脹壓力又來了。

          講一個案例,很有意思,原油市場我最近在研究,因為我跟蹤他們的股票。全球石油公司搞得最好的、最掙錢的是什么公司呢,是美孚,BP是另一個大公司,他們這些股票為什么漲得很快,最近我仔細研究,因為這些公司盡管他們是搞傳統的化石能源的,但是他們認定了不管什么原因,說政治正確也行,社會責任也行,他們已經開始減少他們原油的生產能力了。尤其是英國石油BP,開始搞新能源。這一減少之后價格就上去了,能源價格從30美元,漲到現在80美元,這兩天病毒反復,又跌到70美元了,這就是案例。這些大企業出于各種考慮已經主動地減碳了,主動的減少生產了,生產一減少價格一上升,對全球相當于第二次石油危機。所以我認為這三個灰犀牛都存在。

          那么低碳灰犀牛的本質是什么呢,是因為新的替代傳統能源的技術還不成熟,包括儲能技術不成熟,它一定會帶來成本的上升。所以一個黑天鵝,三個灰犀牛,我們必須要做好思想準備。

          1974年毛主席會見贊比亞總統卡達翁,第一次提出三個世界劃分的理論。他說當時美國和蘇聯是第一個世界,西歐屬于第二世界,其他發展中國家是第三世界。我認為當今世界的經濟也是三個世界,是窮國、富國和中國。益平老師講富國沒問題,他們低碳準備好了,他們有辦法,他們可以印鈔票,富國問題不大,這個我同意,窮國問題很大。中國怎么辦,要看我們怎么應對。中國既不是窮國也不是富國,中國就是中國,我們既有窮國的性質也有富國的特征,這個看你怎么看。

          那么中國該怎么應對?首先必須高度重視,不管疫情什么時候恢復,都必須高度重視未來幾年的經濟工作,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里有一句話,后來他也反復講,講得很深刻。他說“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絕不是敲鑼打鼓就能夠輕輕松松完成的,我們一定要做好比以往更佳艱苦付出的準備”,我十九大看電視直播時聽了這個話心里咯噔一下,今天我想在經濟工作問題上恐怕應該按這個思路來,要領會總書記的精神。中國的經濟工作恐怕未來若干年我們要做出比以往更加艱苦的付出的準備,絕不能掉以輕心。

          具體說來該怎么辦呢,我的觀點是一定要想方設法在處理好過去舊的增長模式遺留下的問題的同時,按照新發展理念,認認真真地想方設法地去打造我們新的增長點,轉變增長方式。新增長點無非就是兩條,第一個增長點,就是中國經濟中10億還沒有邁入中等收入的人口,他們大部分是在農村,也可能他們家里有個別成員在城里打工,但是,還沒有落戶,心態還不是城里人,他們廣義的講還沒有被納入現代經濟生活的圈子里來。

          這10億人口是我們現在要新增長點的希望所在,如果能花15年時間把10億人口中的4個億變成中等收入人群的話,那中等收入人群就翻一番,就是全世界最大的,中國經濟增長很有動力了,雙循環的格局就真正的形成了。怎么辦呢,我的說法是關鍵之關鍵一定要調動經濟主體的積極性。什么是經濟主體,除了企業家之外,政府也是,政府是直接參與經濟活動的,現代經濟體跟馬克思所研究的當時的市場經濟完全不同的一點是政府的參與度是非常高的,不管是在中國還是發達國家。政府的開支占GDP 30%以上,發達國家35%,有的更高,比如法國是51%。

          所以我們現在的問題是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它參與經濟活動的主動性不夠,它對新時代的發展理念理解不夠。有時候躺平,怕擔責任,講得更具體一點,現在有一個重大問題是什么呢,各級地方政府十幾年花了很多錢,搞了很漂亮的基建。中國的大多數地級市都有新城,一般都把政府歸到新城里,基建建好了,高鐵地鐵、機場搞好了,債也負了,債務水平很高。我粗算下來至少占GDP的50%,地方政府因此背上很大的債務,他沒有動力去想方設法吸納戶籍人口,因為每吸納一個戶籍人口要付出好幾萬的,動輒十萬的費用,幼兒園、小學、養老、衛生、防疫、治安、警察、公共服務都要花錢,地方政府現在沒錢了, 他們動力不足。還有,人口多了以后,疫情出來以后要擔責任的,這就是當前為什么經濟停頓的最重要的原因。地方政府有錢去搞基建背了很多債務,但是沒有動力搞城鎮化,新增長點打造不出來。沒有調動地方政府的積極性。六中全會的決議里又反復強調“十個明確”。其中有一個明確就是要明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怎么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呢。一定要給地方政府激勵,政治激勵要有,經濟激勵也要有,目前經濟激勵不到位,地方政府背了很多債,財政稅收又留成很少,主要是中央收了,地方政府哪有激勵。所以更好地發揮地方政府的作用,這是貫徹六中全會決議的核心之核心。

          第二件事,就是一定要培育新市場,讓市場發揮作用。什么市場呢?低碳市場。現在我們的辦法是什么呢,我們學歐洲,我們要搞一個cap  and  trade  就是對部分產業限制排放,讓后讓這些人參與碳排放交易,目前不成功,為什么呢,參與的企業太少了。參與的企業少,又受貨幣政策的影響,交易出來的碳價格目前是很低的,40多人民幣一噸,歐洲是60多歐元一噸,讓這么低的碳價格引導低碳的市場是不行的。怎么辦,很簡單,應該搞碳稅,碳稅最簡單,在煤、原油,生產這一端收稅。收稅之后,煉鋼肯定會成本提高,會轉移到鋼的價格。鋼的價格上去以后,馬上二手鋼、廢鋼價格上來了。煉鋼廠愿意用廢鋼去煉鋼,減少煤炭使用。廢鋼來了以后,鋼鐵的成本就會下降,鋼鐵的產量就不會受影響,甚至于上升。水泥怎么樣?水泥不能回收,所以水泥的碳成本仍然提高,所以若干年后建筑行業就會多用鋼,少用水泥,鋼的行業就擴張,水泥的行業就減少,這就是市場發揮決定性的作用?空l辦呢,靠政府培育它,現在是各自為戰。

          我有個朋友是鋼鐵行業的分析師,他領導鋼鐵行業的減碳規劃,說多少年鋼產量要見頂,我說這個思維不對,沒有全局思維,違反總書記講的系統思維。鋼鐵行業可能就應該增加產量,水泥減少產量,銅應該增加產量,因為銅是各種電器用的必要材料,這才是系統思維。所以什么是市場經濟,市場經濟就是千萬計算機一起來計算,是分布式計算。政府它的電腦再能干也算不過千萬臺計算機的算力,所以市場的本質就是分布式計算,把這么復雜的一般均衡一步步算出來。

          總結一下,現在國際形勢不容掉以輕心,一定要警惕,一個黑天鵝,三個灰犀牛,國內一定要貫徹新發展理念,認真學習六中全會的決議,要想方設法調動政府部門的積極性。我的想法是把地方債一次過變成國債,再給地方政府確立新的財政的紀律,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同時用碳稅的辦法而不是碳交易的辦法啟動碳市場,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把低碳經濟打造為新增長點。

          謝謝各位。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 李稻葵)

        個人簡介
        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1985年至1986年為美國哈佛大學國際發展研究所(HIID)訪問學者。1992年至1999年任美國安娜堡密西根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該校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1997年至1998年,任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國家研…
        每日關注 更多
        李稻葵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狍与人牲交,韩国日本香港毛片免费,bt天堂在线www最新版资源

        <form id="dxbjd"></form>
        <address id="dxbjd"></address>

            <form id="dxbjd"></form>

            <em id="dxbjd"><address id="dxbjd"><listing id="dxbjd"></listing></address></em>
              <span id="dxbjd"><nobr id="dxbjd"><progress id="dxbjd"></progress></nobr></span>